海关编码:归类梳理,企业安心
发布人:经管系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03   浏览次数:44

“近几年,我会陆续推动辅酶Q10、孕马结合雌激素、本芴醇、蒿甲醚等原料药产品增列海关编码,进而建议提高其出口退税率,同时避免对原编码项下的其他产品退税造成影响。”孟冬平提出了一个外人不了解,但是对行内企业影响巨大的问题——海关编码归类,“我会的建议被政府部门接受,这也成为我会在推动提高出口退税率方面较为成功、有效的经验做法。”

编码归类争议伤及企业商会积极协调解决

孟冬平表示,医保商会在深入基层、调研医药企业的发展诉求和政策难点时发现,作为正在成长中的新兴产业,医药企业除了面临堪忧的外贸形势外,各部门政策措施的不到位、不配套和相对滞后,已成为行业的共性问题,在海关商品归类和退税政策安排、通关、商检、药品生产与出口监管等方面的问题尤为突出,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企业的正常经营,成为制约医药外贸发展的瓶颈。而随着市场和贸易规模的扩大,这些问题如不及时加以解决,将会对产业的国际化发展乃至整个经济产生不利影响。深圳沃兰德董事长李琨表示,企业出口苯福林这个产品有十几年历史了。苯福林过去几乎由德国大药企一统市场,沃兰德是中国该产品唯一生产供应商,目前在国际市场约占25%的份额,最多的时候年岀口量可达20吨。但近年来随着人民币不断升值,中国产品的竞争力逐渐下降,加上印度化工医药企业的锐进与印度卢比的贬值,使我企业争夺国际市场变得十分困难,此时出口退税政策是支撑企业拼博的强大后盾。然而企业在2012年接连遭遇到税则变化(产品归类由9%退税至0退税)等意外,被海关辑私局查处,被国税追缴税款。这对于企业来说,几乎是灭顶之灾。“医保商会仔细倾听了我们企业的申诉,认真调查,实事求是。我们的委屈、愤怒、对立、担心渐渐被化解了。”李琨说,企业的困难得到了商会的积极回应并得到了系统指导,并于20148月上报了税则调整的申请。

20149月下旬海关总署关税司领导、深圳海关官员赴企业调研,认真听取了沃兰德的汇报。企业代表表示,印度同行从中国釆购苯福林基础原料有退税,而中国企业加工成科技含量(手性技术)与附加值更高的制成品反而是零退税。本来由于汇率、原材料、人工上涨等因素,已经挤压了企业的生存空间,而税则的误伤更使企业雪上加霜,如此长久下去,中国企业生产的苯福林可能面临退出国际市场的结局。海关总署认真听取了企业的意见。“是商会、是总署领导给予我们鼓励,令我们相信国家退税政策是支持出口企业的,支持扩大巿场份额的,尤其支持科技创新企业,支持生产附加值与科技含量高的产品,淘汰的是高耗能低附加值产品,这样才能调整出口产品结构向价值链高端发展。”李琨的言语中充满感动。“能够把国际市场上中国零份额的产品扩大到25%的份额,”孟冬平肯定地说,“我们不支持这种企业支持谁呢?”

保护企业出口积极性妥善处理归类争议

孟冬平表示,企业在海关等进出口监管环节碰到的问题较多,尤其是这几年,企业因出口商品归类争议被海关、国税、银行等连环持续追溯处罚、导致出口频繁受阻的现象屡屡发生,令本已生存艰难的医药出口企业苦不堪言,严重挫伤了企业稳定出口的积极性。“企业被口岸不同的执法力度所羁绊,但是他们人微言轻,只能被动接受。”医药健康产业是国家重点培育的新兴产业,这几年发展势头好、潜力大。但因其专业性强、产品结构复杂,前沿创新产品多,各方面认知不尽相同,导致部门间政策不协调,措施明显不到位或相对滞后的问题比较普遍,尤其是在贸易量增大时问题更为凸显。海关商品归类工作技术性很强,各方面认知并不相同,甚至存在争议,各地海关口岸的执行口径也不一致,这几年却不断有企业因此受罚,且比比皆是。货物被查扣,面临海关、国税巨额追溯罚款、出口降级处理、被列入结售汇黑名单、被限制上市关联交易等等,众多龙头企业无辜被牵连,有的因不堪重负被迫撤单,甚至停止了出口。

对于企业反映的问题,商会给予高度重视。近几年来,商会一直在向海关总署关税司、缉私局、商务部等单位反映,在商会的不懈推动协调下,该问题得到商务部、海关总署领导的高度重视,商务部多次专门致函海关总署,海关总署也曾先后下发了三个文件,梳理解决一些特定商品的归类争议问题,取得了一定的效果。孟冬平表示,及时妥善地处理好这些问题,不仅有利于医药行业的健康发展和社会稳定,更有助于稳定今年医药出口局势,是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支持外贸稳定发展精神的最有力体现。

国际商报2015-1-16